【奇怪三十题/张叶】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重口味,心脏不好的人不要点进来,千万不要点进来


新杰黑化向


啊…………1880字还完啦!(皆大欢喜)


张新杰的能力就相当于欧阳老板做手办吧,不需要黑色小药丸的那种


——————————————


天空蒙上了一层雾,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张新杰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手撑着伞,一手将《圣经》夹在腋下


他没有想到,等接受完教皇的教导已经是这么晚了


这条街道在雨雾的笼罩下,变得阴森恐怖,让一身白衣的张新杰格外显眼


在最近吸血鬼频繁出现的情况下,独自一人行走是十分危险的


张新杰并没有这点顾虑,不是他自大妄为,而是身为教皇的养子他,自幼便当作下一代教皇培养,实力高强,若不是始祖级的吸血鬼,定然是伤不到他的,反倒是反杀的可能性十分大,而现在始祖级的吸血鬼少之又少,已经接近灭绝了


他自然是不用担心自身安全


他在一个黑暗的小巷前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一个身负重伤的人


他想了想,将人抱起,忍住把人扔下的冲动,带回了家


一回到家,张新杰连忙脱下沾上污垢的衣袍,换上家居服,替人好好冲洗一遍,看了一会那人清秀的脸庞,抱紧他,在床上睡觉


好温暖……


他迷迷糊糊这么想,将人往怀里紧了紧


第二天,叶修看着搂着自己的俊朗男子,心情十分复杂


你说他堂堂一个吸血鬼始祖,受重伤也罢了,还被一个敌对势力的牧师到回家疗伤这是个什么说法?


叶·始祖级吸血鬼·重伤·修,有点惆怅


说起来要不是看这房间的摆设,这牧师的体温让他还以为是个吸血鬼


等等我好想也没什么立场说他……?


因为体温经常被当作人类,导致被放一马的吸血鬼始祖更惆怅了


“啊,早”


张新杰刚醒来,就看见捡回来的人脸上纠结的表情,愣了一下,随后淡定拿起眼镜戴上,打了个招呼


“早”


“身体怎么样?”


“谢谢先生的救命之恩,我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话也没有哪里不对,叶修再怎么像人类他也是个吸血鬼,恢复能力比一般人强得多


换好衣服的张新杰皱了皱眉头


“胡闹,怎么能说没有大碍,你的伤严重成那样,哪那么容易好?”


“额……”


叶修开始有点慌


他总不能告诉面前的牧师,他是个吸血鬼吧


“你安心养病,没关系”


“……谢谢”


叶修心安理得地住下了


人家主动邀请的,又不是他死皮赖脸留下的,他自然心安理得


但他并不知道,教皇养子平时的淡漠


所以不知道,淡漠到冷漠的人,留一个受了伤的陌生人在家,是有多不对劲


张新杰透过镜子,看向躺在床上的“人”,推了推眼镜,贴近暖炉,试图使自己的体温升温


叶修感叹张新杰不愧是个牧师


这么严谨,一看就知道是个有强迫症的牧师


我记得现任教皇,那个糟老头子好像没有这么龟毛啊


他想了想曾经见过一面,笑眯眯的教皇,闭上了眼睛


啧,老狐狸……


他又睁开眼睛


张新杰的体温很不对劲,和他先天的体温不一样,他的体温是由什么外来原因造成


教皇的养子啊


教会的肮脏龌龊,活了很多年的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人体试验吗,就是不知道失去体温的他换得的是什么能力了



翻身继续睡


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吸血鬼的凉薄,在叶修身上显露出来


就这样,各自抱有其它心思的牧师一吸血鬼,开始同居


几天过去了


早上,叶修都因为呼吸不畅强制醒来,瞅瞅张新杰八爪鱼般的睡姿,听听他“好温暖”的咕哝


日常惆怅


张新杰喜欢抱着叶修睡觉,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日子终于到头了


听到张新杰要外出很长一段时间的叶修松了口气


虽然有点慢,但自己的伤好得也差不多了


将恢复慢全推给“毕竟是在牧师的家吗”的叶修扳着手指,数着离张新杰外出还有多少天


嗯,还剩三天


第一天


张新杰调制一些日常药剂,留着外出备用,然后将所有要带的东西收拾好放在行李箱里


最后贴近暖炉,看一下时间,皱着眉头


第二天


张新杰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圣经》诵读,时不时再整理一下阳台上的花花草草


最后贴近暖炉,看一下时间,稍稍放松


第三天


张新杰在家来了个大扫除,力保连角落都没有一点灰尘,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最后贴近暖炉,看一下时间,微笑


三天后,张新杰要走了,叶修私下感叹终于摆脱了,表面上却是依依不舍


叶修从楼上看到张新杰跟教会的人说着什么,很高兴的样子


张新杰好像很高兴……?


大概是因为回来后就要继承教皇之位了吧,不管不管


他转身回房间,并没有看见牧师阴沉的眼神


晚上,当叶修准备回家时,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一身白袍的人


“张新杰?!”


“叶修”


他还是那副装束,白袍,圣经


“你怎么在这?”


“叶修”


他扭曲着面孔,一步步靠近


“叶修”


“你……”


叶修昏了过去


张新杰抱起他,笑着走了出去,和他一起坐上了驶向远方的马车,前面麻木迟钝的车夫挥动了手中的马鞭


回归的新教皇无人敢违逆,不仅是因为他的铁血手段,还有对他十分忠心的强大军队


曾有人不知死活地挑剔新教皇,却被砍断四肢,挖出眼睛,扔到了蛇洞


他从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就算是侍女也不行,他们还记得一个闯入他房间的侍女,最后的下场


并没有人知道他的房间里有什么


刚开完会议的年轻教皇走回房间,紧抱着怀中的温暖身体


“抱着你的时候,好温暖……感觉整个人都充满了希望呢”


“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叶修”


对温暖有着变态执着的男子,看着怀中人死寂的眼神,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END

评论 ( 14 )
热度 ( 92 )

© 叶落苍轩_学习使我快乐 | Powered by LOFTER